吐槽文化 承载的是“乐观的哲学”

编辑:东方女性2017-12-21 10:37电视剧
字体:
浏览:0次
文章简介:吐槽文化 承载的是“乐观的哲学”,在中国的主流电视文化版图中,一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缺憾,那就是脱口秀、尤其是喜剧脱口秀类型极度匮乏和欠缺。或许由于我们的传统文化不鼓励“出格”的表达,或许由于我们的观众长期以来有着比“幽默感”更加紧迫的精神需求。

吐槽文化 承载的是“乐观的哲学”

当然,吐槽式的喜剧脱口秀节目在当下呈现出的勃勃生机与朴素面貌,或许是其仍处在发展的初级阶段的结果。在电视文化的历史上,很多节目类型由于日益的商业化和程式化而陷入成长乏力、进退维谷的境地,如拥有42年骄傲历史的美国电视脱口秀《周末夜现场》(SaturdayNightLive),近年来便持续受到形态僵化、新意匮乏、表达出格等问题的困扰。因此,对于方兴未艾的中国喜剧脱口秀节目而言,有两个问题是必须在初期考虑清楚的。首先是风格的定位——其实也就是如何在“轻”和“重”两极之间,将节目的“口味”锚定于一个稳定、恰当的位置上。唯有如此,才能在最大程度上避免语言可能对受众构成的冒犯。其次,是节目的成长模式:是技术型成长还是资本式成长?如何建立起一个行之有效的机制以确保节目自始至终都与实实在在的社会现实保持“相关”(relevant)?这都是需要科学决策的事项。

从古希腊时期开始,喜剧的生命力就表现在它对现实世界的鲜明指涉。20多年前的情景喜剧《我爱我家》之所以长盛不衰,不仅在于其在语言表达上的深厚功底,更体现在其创作者对生活精准而锐利的观察。因此,若吐槽仅仅被用于个性化的“减压”和“自嘲”,喜剧的文化潜能也将大打折扣。在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年轻人眼中,《吐槽大会》之所以好看,原因不在吐槽这个动作本身,而在于吐槽所承载的与现代生活有密切关系的“乐观的哲学”。同理,Papi酱之所以跻身屈指可数的兼具知名度和美誉度的网络红人之列,原因不在她所熟稔使用的那些表达技巧,而在她对生活发自内心的热爱和无比真诚的凝视。

因此,既然喜剧脱口秀即将成为视听行业的下一个风潮,那么我们不妨对它提出一些期望。在我看来,这期望是由两个相辅相成的设想构成的。一是笃定,即警惕即将到来的“野蛮生长”阶段可能带来的身份迷失的危险。对于一档优秀的节目来说,有模仿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在手忙脚乱之中失去了自我,变成赝品。二是努力不要失掉“真诚”这个在人人都有多张面孔的时代里最宝贵的精神气质。新的噱头永远层出不穷,《吐槽大会》的忠实粉丝也绝不是本能驱动的窥视狂,只有满足了人们最高层次情感需求的内容,才能真正实现长盛不衰。

而上面这些,其实也应当成为我们对整个当代流行文化的严肃期望。